四处跳坑的兔叽

跳坑不存在的。

【群宣】楚留香语c

占tag致歉。


【以下群宣】


贵安。允许小道占用您短暂的一段时间。

小道乃是武当山上一个籍籍无名的道士,虽然看着只有十二三岁,其实已经与现任掌门差不多了。

此处乃是这江湖中一个小小的避风之处,并非帮派。但也有团结之处。

还愿初入江湖的后生愿意来为这里添几分热闹。

毕竟如今的江湖也不是我辈能左右的……嘛。


“是这人间一股山居剑意”


“三生莲花焕师门,琉璃心灯照孤魂。”


“医天下万疾,却治不了一个人的心。”


“歌酒相欢,仗剑天涯。”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策马扬鞭仗剑走天涯”


“一夜豪饮三千杯,何人同我共一醉?”


“以灯为剑,以蝶为形,铃声入梦,医者仁心”


“天意予我山居剑意,护你一世周全。”


——————————


进群简短人设,微审。婉拒纯白,妖魔鬼怪。我们超级友善!哭泣。


【钟赛】奸商观察日记(上北)

古代设定
老奸巨猾奸商钟×京城闲散少爷赛
是27岁钟和19岁赛的年上。
虽然在古代赛是回族姓氏,但是总不能改名字嘛。
求小红心小蓝手这样的?qwq
我流钟赛,ooc有。
皇帝是指挥使。翻身农奴把歌唱了。(胡言乱语)

赛斯不是第一次来了。
赛斯觉得这地方真的很神奇。
同时怀疑这里没有回头客一说,唯一一个常驻客户就是他。
没错,赛斯在这家叫做万葬亭的也许是个交易屋的地方,又耗了一个下午。
赛斯认为这些天的观察非常有效,比如说,他发现了钟函谷是个奸商这一铁打的事实。
好像也只有这一个。
就好像上次那个小男孩来买走的那个精美的般若面,就是他的姐姐们抱了好多的金银财宝来才换走的。
也许也有报酬少的,比如说,比如说赛斯现在还没见到。
赛斯靠在钟函谷平时倚着睡觉的躺椅上看着钟函谷忙(si)东(chu)忙(keng)西(die)
钟函谷则一脸无奈地看着这个雀占鸠巢的小公子像只猫一样毫无防备的睡觉。真不怕我是人贩子。
钟函谷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找来一个毯子给他盖上。
这小祖宗怎么就摊上我了呢?
钟函谷看着店里的人来来往往,坐坐起起发了一会儿呆,赛斯便醒了。
“赛家那个小少爷,眠浅得很,上次朕就把一条缎带放到他面前,他就醒了。”
年轻的皇帝这么和他说过。
“今天又坑谁钱了?”赛斯笑着看着他。
“我可是个好商人。”钟函谷不理他,坐到茶几边上闭目养神。
“切。”钟函谷听着赛斯吐了一个音节,又没声了。起身看过去才知道又睡上了。
合着这小祖宗根本没醒。
自从几周前赛斯美名其曰要学习做个坏人以后,赛斯天天就是来这里睡觉的。
钟函谷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这小少爷想学当坏人。毕竟钟函谷并不觉得自己是坏人。
唉,涉世未深的小少爷。
那不是天生的吗?
钟函谷闲了给赛斯算了个生辰八字,看起来还挺招财的。
再想起小皇帝那个笑嘻嘻的嘱托,就默认了他的存在。
万葬亭是个好地方,来这里的人呢,或许是雇人做事,或许是打听情报。大多数人都能各取所需。
当然少不了钟函谷这个老板的抽成。
换言之,这里是京城最大的情报站。
也是,喝酒的好地方。
赛斯深知这一点,所以混吃混喝的时候总是悄悄地提一提酒。老板大人要是高兴了,说不定还有好酒喝。
赛斯接过钟函谷递过来的酒杯,在钟函谷我为什么要把酒给你喝的表情里一口灌了下去。
“我后悔了,下次肯定不给你糟蹋好酒了。”钟函谷拿过空空的酒杯,用布沾水擦了一下就放到一边。
钟函谷虽然平时懒,但某些事情格外喜欢亲力亲为。
“什么,习惯一杯灌的就是糟蹋好酒吗?”赛斯不可置信地看着钟函谷,很快释然了,“瞧你那样。两个字吝啬啊啧啧啧。”
钟函谷不理他。这样的拌嘴每次赛斯来都会有,习以为常了。
赛斯咂咂嘴,自己都硬生生被逼成话痨了,钟函谷还是不怎么搭理他。全然没有人前那副口若悬河的样子。
赛斯说了钟函谷才应,赛斯不说钟函谷就不理他。
不过其实钟函谷蛮喜欢赛斯的。
万葬亭是个很死的地方,没什么生气,似乎只回荡着钟函谷含笑迎客的声音。
后来赛斯来了,在钟函谷刚刚开始搜集京城零零散散的情报和整理人脉的时候。
叽叽喳喳的,像只小麻雀。但又让人讨厌不起来。总是能很好的把握分寸,当然,也不排除是赛斯累了。

第二天赛斯醒了之后,准备收拾收拾去找前两天约来的西比尔。到处沾花惹草,但是十九岁了都没结婚,也是厉害。
他刚准备出门。几乎从来没找过他的父亲突然来敲他的门。
从来没有过的事。
父亲把他拉了出门。严肃的看着赛斯。“你今天不能出去了,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父亲顿了顿,看着赛斯不可置信的眼神,“江南最有名的商人今晚会来我们家做客。我们家在江南那一块的生意都是他帮我们照看着的。你不能缺席。”
“家里的生意什么时候和我有关了?你才是家里的掌舵人,为什么我要去。”好不容易约来美女,赛斯心里不爽的很。
“呵。”父亲冷哼一声,“如果不是人家反复点我一定要你去,我就是带条狗也不带你。”
“行啊,那我还就不去了,非得把你这生意搅黄。”赛斯挑起眉毛,一副故意作对的样子。
然后赛斯就失去了意识。
“小兔崽子。”父亲甩了甩刚刚给了赛斯一记手刃的手,揪着赛斯的衣服领子,提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反锁。
然后被赛斯的母亲揪着耳朵训了一顿。
呵,气管炎。赛斯在房间里揉着脑袋听着自己爹的惨叫,表示很爽。
赛斯报复似的躺到床上,狠狠地把木头的床沿砸了个小洞,脑子里却想着完了我今天没去骚扰那个奸商他得多逍遥。
啊,好烦,要去应酬了。

…………………………
失踪兔叽回归。




【钟赛】奸商观察日记(上)

古代设定

老奸巨猾奸商钟×京城闲散少爷赛

是27岁钟和19岁赛的年上。

虽然在古代赛是回族姓氏,但是总不能改名字嘛。

跪求红心蓝手这样的?

 

塞斯的风流是出了名的。

风华正茂的公子哥儿,走在路上不但带风还总有姑娘暗送秋波,他也不恼,笑嘻嘻的看得人家姑娘脸红心跳。骑上马衣袂振振,平时和雷克特混的倒是不错,一起出去踏青总有人围观。和晏华那个整日板着一张脸的一对比,年轻一辈里最得姑娘喜欢的就是他。

赛斯一直以为晏华是个没意思的,直到撞见了他撩安托涅瓦的一幕。

几近窒息,原来不是不会撩是只撩固定的人啊。

可怕。

赛斯也是真的闲,这么点边角料都能挖出来。

死活不肯随父意入朝为官,在一次次的打骂里积极认错死不悔改。以至于父亲已经完完全全当没他这个儿子彻底放弃他。只当是家里养了只吃住奢侈点了的动物。

这么巴掌点大的京城,赛斯也是了如指掌。这边儿姑娘漂亮,那边儿热情大方,还有那儿,全是个顶个的大家闺秀。

今天是一个平常的日子,赛斯平常地晃着折扇在街上遛弯儿。

赛斯喜欢买酒,京城的酒家他每一家没去过,但他都是买完就带回去。

所以没人知道,他买完了就往储藏室里一丢,基本不喝。

想不到吧。

京城新开了一家酒肆。

开在一个不是很起眼的巷子里。赛斯早已把这京城摸了个底朝天,冒出来这么一家店,确实不得不去看看。

店门牌匾是三个金箔的字,富丽堂皇的门面和万葬亭三个字,着实有些不相符。

真的金箔,和普通的金色字体不同。看起来还有些年头了,来头不小啊,这店。

跨步走进去,却发现基本上三五个带着或面纱或面具的遮面之物坐在一起,小声攀谈着什么,时不时举起酒杯饮一口。

像赛斯这样坦坦荡荡走进来的,就他一个。

带点疑惑环顾四周,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青年迎面走来。

“这位客官要点什么?”来人微微弯下点腰,浅笑中几分真诚和眼中的戏谑极其违和。

似是在嘲弄他来了不该来的地方的不自量力。

“有些什么?”赛斯回以一个自以为最灿烂的笑容,姑娘们说他笑起来暖得像天上春天的太阳。加重对方眼里自己天真少年的气息。

没预兆的,对方靠近不少,贴着他耳根轻声道:“赛少爷,我们老板请你到里面会面,可否屈尊大驾?”语罢极有分寸地便后退了。

赛斯了无痕迹地后退了半步,将手上折扇合起,略一仰头:“恭敬不如从命。”

坐在椅子上等候着,赛斯脑中思量着。怎么今天这么冒失就进来了,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

万一是个人贩子呢。

这地方一看气氛就不太对,但没办法,谁让他赛斯就好个新鲜劲儿。

好歹今儿有事儿干了。

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了,耐不住干等的赛斯环顾四周来。

面前墙上刻了字,没细数,约莫十几行。

又是一会儿,看也没人要来的迹象,本想开口问刚刚引路那名少年,却发现已经没了踪影。

无声无息……不知不觉就消失了。

连呼吸都几乎没感觉到。

不会是真遇到贼人了?

迫使自己镇定下来,仔仔细细观察了四周,除了一盏香炉袅袅地飘起细丝似的烟。

没什么异常。

赛斯的目光又一次转向了刻的字。

等等。

竖着第一行的第一个字与第二行隔了两数列的字连出了“远在”二字。

赛斯的观察一向细致。以此为规律,八个字便推导而出。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赛斯随着目光念出,身后便又传出了那名青年的声音。

“有些心不在焉啊,赛少爷。两盏茶的功夫了。上一位可没有这么慢。”青年看赛斯面色有些不善,便补充到,“鄙姓钟,店里人都叫我钟老板,欢迎您光临万葬亭。”

早说是测试我怎么可能发呆啊。赛斯这么想

 

 

······························tbc

嗝儿,天知道会不会很长很长。

 

【钟赛】自欺欺人

花吐症paro

Be预警

角色死亡预警。

鬼知道什么线,大家当自由者好了。

这不是小太阳赛斯,是久思成疾难以自拔的赛斯。

钟函谷和幽桐不是一对儿,不是!

人生第一刀。

 

设定(百度):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

私设:暗恋者与被暗恋者至少存在“情”以上内容才成立。

 

赛斯还没弄清楚现在的状况。他很努力地回想了发生了什么。

依稀记得昨天好像,什么来着?

哦。

想起来了。

昨天他好像是看见了钟函谷和幽桐谈笑着走进他原本要去喝酒的酒吧吧。然后他像不受控制一样转身走进超市拎了一打啤酒走回了家。

毫无知觉一样地喝完,毫无知觉地昏死在沙发边。

赛斯你在干什么啊,他们不就是去喝个酒吗,怎么了?怎么了啊反应这么大,下次要是撞见他们开房你还跳楼了是吧。

今早起来的时候,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醒来后他就觉得不舒服,像要死了一样难受。赛斯没有多在意,只以为是宿醉的后遗症罢了。直到现在,他忍着再度咳嗽的欲望,怔怔的看着掌心浅红色的粉末和小小的玫瑰花苞。

这是什么。赛斯问自己。

你暗恋谁了?赛斯问自己。

老钟吧。赛斯回答自己。

你个傻逼。赛斯狠狠地骂,也不知道在骂谁。赛斯有点想哭,又不知道是不是该高兴。

你这么反常,果然是坠入爱河了?

单相思才会得的病吧,那我喜欢他多久了啊。

自欺欺人的游戏该结束了,赛斯。

他和中央庭请了假。反常的,晏华没有问为什么,就放走了他。

也许是太憔悴了?赛斯这么想。

大概是生命最后几天了,好好过吧。就当自己快活骸化了好了。

可是,事实再一次证明了交界都市有多么的小,第一天,就又遇见了钟函谷。

赛斯低下头,不说话,加快脚步走过。

哪怕现在这样,看见钟函谷的脸,他还是会心跳加快。

你是什么妖魔鬼怪。赛斯对自己失望透顶。

他感觉到了,钟函谷很礼貌地朝自己笑了,他却低下头加快脚步走了。他甚至能想象到钟函谷的笑容僵了一秒,然后回归正常。

赛斯太熟悉他了。

赛斯的喉咙很难过,他走回家里,躺在床上缩着身体。

迷迷糊糊一宿过了,赛斯满脑子乱麻。

他连羽蛇权杖都不带了,靠在门上没命了地咳嗽。

这花儿,开了几瓣儿了啊。

唉。

赛斯勉强地支起身子。“不行,就是真因为老钟没得活了,我也要把交界都市的猫都撸一遍。”自言自语着像开玩笑似的。

这一天,赛斯真的就把交界都市一大半的猫咖都去了一遍。

但,意外却不经意地发生了。

赛斯走在街上,不知哪里冒出来一只小黑魂,羽蛇权杖没带,全靠幻力击杀了它,没引起什么骚动。

但他撑不住了,找了一个角落,赛斯又一次吐出了开了一点的玫瑰。

黑暗中的光一闪而过,但赛斯意识到了。

达尔维拉。

不出所料的,两天后,晏华把他叫到了办公室。

玫瑰已经几近盛开了。

“我不是放假了吗,喊我干嘛?”赛斯装作不知道。

“是谁。”晏华像陈述一样提问,“你不能死,中央庭少了你,是战力的损失。”

“你在说什么啊。”赛斯转身想走,却发现出不去。

是晏华用电脑把门反锁了。“钟函谷?”

知道瞒不住了,赛斯咬咬牙。“是。”

飞快的,又是一天,夜。

钟函谷找到了他。

“晏华他们是多么软磨硬泡才让你来啊。抱歉啊老钟。”赛斯坐在树下,面色奇差无比。

也许他还是有点喜欢我的?

钟函谷依然笑着,此时此刻,赛斯才意识到这张笑面是多么可怕的面具啊。

赛斯没意识到的是,钟函谷的眼睛里,多了“悲伤”和“怜悯”

微弱的。

钟函谷的嘴唇很凉,但又不像真正的凉,依稀能有温度。赛斯知道自己的嘴唇是什么感觉,以前有姑娘说过,像蘸了热水的海绵,湿软的。

1秒

2秒

3秒

这个吻不该进行下去了。

钟函谷,根本没有任何对他的爱。

一点都没有。

连感情都没有。

赛斯主动地松开了嘴唇。

他不要自欺欺人。

钟函谷的表情变了。“对不起。”

“你能过来一下吗。”赛斯说。

钟函谷走了过来。

“抱抱我吧。”赛斯自嘲的笑了笑,“我的遗愿?”

今天下午,他已经吐出了盛开的玫瑰了。他小心翼翼地,没让任何人察觉。

“好。”钟函谷答道,他坐在了赛斯身边,把赛斯抱到了怀里。

“喂,钟函谷。”赛斯看了看天上,“那是黑门吗,好大啊。”

“是啊。”钟函谷答道。

“我要死了。”赛斯听见自己毫无感情地说出了自己以往只会当玩笑和抱怨说的话。

“钟函谷,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句话了吧。等我死了,我的尸体归你了,哦,如果你要的话,灵魂能找到也归你了。你喜欢等价交换,那,帮我安抚好我的那些信徒啊。虽然也许不会有人,在意。”赛斯硬撑着说完,无法抑制地咳嗽了起来。

钟函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万葬亭的。

但他知道,一个叫赛斯的人,因为他消失了。

黑门敞开了,一切在消失着。

但是一个叫赛斯的神官,早消失了一点。

 

【钟赛】别人的烟花,你的我

是个短篇,独立的那种。

双暗恋嗯。

表白了解一下,等等这算是传统意义上的表白吗。

欧欧西归我好吃归他们两个。

两千字,吧。

起名废感谢我的cp给灵感。

 .................................................................................................................................

 

最近交界都市特别热闹。

新开了一个游乐园,上到中央庭三死宅(?)下到指挥使都去捧场了。

谁开的?好像是白夜馆老板娘?

还有新来的几个神器使一个比一个闹腾,什么克雷特啊夜啊的。不过让钟函谷比较舒服的是古街并没有来新人。

其实也来新人了。

比方说现在站在钟函谷对面逼他换一套衣服的赛斯。

钟函谷特别的无奈,他并不觉得自己身上的衣服不适合去游乐园。

以及要不是赛斯死活都要拉着他去的话他对这种地方还是没什么兴趣。

最后还是被强行套了一件衬衫和风衣。

钟函谷看了可高兴了,赛斯差点天国之钥没转完一圈。

然后就是等到了下午的7点。(下午?)

赛斯一直盯着钟函谷看,简直是在观赏珍惜动物。

不可否认,钟函谷穿风衣简直帅炸了。

“老钟你帅炸了啊!!”然后他指了指自己的衬衫,“我今天扣扣子了快表扬我。”

“好好好,表扬你表扬你。”赛斯飞快地拉起钟函谷风衣下摆往外面冲去。

“干嘛用走的啊。”钟函谷看他跑得那么急有点儿心疼。

“我就要走。”赛斯放慢脚步,“反正离古街不远。”

走过去二十几分钟,不少路人假装不在意地往他们俩这边看。

钟函谷假装不在意地记了一下长相,古街的人他这里有名册。

今天来玩的神器使不多,基本是普通的市民。

钟函谷略施小计,插队。

买完票走进去赛斯人就刷一下消失掉。

然后又刷一下出现。手上带了一块巧克力。

悠哉悠哉地坏笑着吃了起来。还掰了一块在钟函谷面前晃悠。

“告辞。”钟函谷假笑着后退一步。

“哎哎老钟老钟老钟我错了我错了。”赛斯光速把巧克力扔掉然后跟在钟函谷后面。

走到了鬼屋门口。

“等一等,等一等,老钟啊,鬼屋里没有真鬼的,你别犯职业病啊。”赛斯大呼小叫。

“你怕鬼?”钟函谷憋着笑,“你不也是个捉鬼的吗。”

“怕个鬼!去就去!”赛斯的确是个捉鬼的,但这并不妨碍他怕鬼屋啊不是吗!

于是赛斯颤颤巍巍的拽着钟函谷的手闭着眼睛自动屏蔽耳边的鬼叫狰狞着五官怂巴怂巴地走着。全身着力点都在那一只手上。

钟函谷憋着笑,想了想,突然松了手。

赛斯还没反应过来就往前一倾快速睁开眼睛又被吓得闭上。

钟函谷趁他还没摔下去,眼疾手快地把他揽住然后揉了揉赛斯的头发。

“噗。”钟函谷憋不住一声轻笑。

“你还笑,我就不该进来的......你别松了啊,别松了........”声音越说越小。

“你还真怕鬼啊。”钟函谷的声音靠得好近好近,近到赛斯能听见他的呼吸。

赛斯不回他,跟着钟函谷往前挪。

欺负小爷喜欢你是不是。

切。

不亏,血赚。尽管如此出去了之后赛斯也这么想。

然后赛斯就把钟函谷拽到了过山车。

赛斯略施小计,插队。

四十秒后下来以后钟函谷的脸色难看的像被雯梓去干活儿。

赛斯表示很高兴。

可把我厉害坏了,叉会儿腰。

“懂不懂尊老爱幼.......玩儿不来玩儿不来。”钟函谷揉了揉眉心。拿着赛斯这个多动症买来的白水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休养生息。

我喜欢的家伙又在坑我怎么破。

算了算了就是仗着我喜欢他。

赛斯坐在钟函谷边上,抱着一只不知道哪里来的猫。

突然他指了指天上“老钟你看,那是不是烟花祭的烟花?”

各种颜色的烟花在夜空中闪耀。从灯光闪耀的游乐园往天上看过去真是特别好看啊。

难怪今天没什么神器使,合着都去烟花祭了。

嘿嘿嘿插队也没人发现。

钟函谷抬头看了看天上,转过头看了看赛斯被暖黄色路灯照得反光的脸。

“是啊,真好看。”

赛斯放下了猫咪。

钟函谷又被拽着玩了几个项目,累得又回到了长椅上。

赛斯还是那么精神。

老了老了。

“老钟啊,玩这么多你累不累啊。”赛斯晃了晃手上的吃的。

唉。“别忘了我们是吃了饭过来的,”钟函谷笑着回他。

“那再玩儿一个,我们就回去?”赛斯像是询问,实际上是个肯定句。

两个人略施小计,插队。

摩天轮玩的人真多。

坐上去的时候赛斯心里面跃跃欲试的。

赛斯盯着钟函谷。

钟函谷一直看着窗外,嘴角勾起不知道在想什么。

15分钟,会发生什么呢。

“老钟啊,想什么呢?”第一分钟,赛斯说。

钟函谷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想我呢是不是?”赛斯凑了过去走到对面坐在钟函谷边上。

第二分钟,钟函谷回了他一句“嗯。”

第四分钟赛斯看了看窗户外面。“呀,烟花放完了。”

“想看?”钟函谷伸出一只手,点了一团蓝色的火。让它浮在空中。

“等......老钟你别在这儿炸嘛。”赛斯想把火吹灭。

看起来傻傻的。

第七分钟,摩天轮快到一半了。

“老钟啊......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啊。”赛斯搓了搓手。

“嗯?”钟函谷把目光从赛斯的手表上转到赛斯的眼睛上。

“传说在摩天轮最高点接吻的人,会永远在一起哦。”赛斯对着钟函谷的目光,说话却丝毫不结巴。

钟函谷突然凑近了赛斯的脸,然后覆上赛斯的唇。钟函谷轻轻按住赛斯的后脑勺,依旧看着赛斯的双眼。

“错,是在摩天轮顶端接吻的情侣才会永远的在一起。”钟函谷占完便宜,笑着回赛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血赚!赛斯捂着脸,一看窗外,都下去了一小半了。

“那......为了永远在一起,你以后就是我情侣了啊。”赛斯捂完脸就恢复了平时的洒脱样。

笑话,脸红是不可能的。

“好。”他听见钟函谷说。

“唉?烟花又炸起来了啊。”赛斯指了指窗外,顺便往钟函谷怀里靠了一点。

可把我高兴死了。

然后他就看见钟函谷把风衣脱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里面的衬衫是一套的?”


(是个群宣)

占tag致歉哇。

来人催我更!!!快!!!不然我要被作业拐走了!!

欢迎钟赛党杂食党balabala

好的钟赛不拆不逆了解一下(die)

这里有只兔子死了快来抢救!!!!!

【钟赛】如果赛斯“跳槽”到万葬亭

拒绝ky ✔
ooc真的很明显 ✔
文笔垃圾轻喷嗯✔
期中复习拖更求别揍我
qwq

……………………………………

(7)
钟函谷摆了摆手示意让赛斯坐边上,赛斯也不客气翘着二郎腿就坐着了。
“你早就想清楚了吧,还来问我?”钟函谷低头斟酒,不抬头。
是又如何?赛斯未把这句话说出口,而是故作高深地笑了笑。自顾自一把抓过钟函谷手上的酒杯,全然不顾钟函谷一脸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和这不是给你的的醒醒啊。
爽,真tm爽。
看钟函谷脸上哪怕有一点不是和颜悦色的笑赛斯的心里就莫名的暗爽。
说起来其实赛斯认识,不,是知道钟函谷是有一次中央城区一个地方闹鬼没找他找了钟函谷。
赛斯那个郁闷啊。谁啊管到小爷地盘上了。
然后赛斯在知道这人是个活了很久的老妖精之后秒怂。果断配合他的演出演视而不见。
虽然赛斯也会复活吧。
钟函谷也那个郁闷啊。都管人家地盘上了还不来找自己麻烦。
“傻笑什么呢。”钟函谷手一倾,把酒淋到了赛斯头发上。
嘶……满脑袋酒味儿,齁死了。赛斯狠狠斜了钟函谷一眼然后不甘示弱地站到了钟函谷的椅子前面,弯了点腰。酒液顺着发梢滴到了钟函谷的衣服上。
钟函谷不可见皱了点眉头。
然后赛斯一下撞到了钟函谷衣服上。整个人那种。
然后非常恶意的拿湿漉漉的头发在钟函谷身上蹭了很多很多下。
钟函谷意思意思礼貌地笑了一下。
然后把这只史莱姆拎了起来,扔到了门外面。
微笑着走进干干净净,完全没有人类睡过的痕迹的,自从赛斯进去过以后就再也没进去过的卧房里。
保持着微笑换了一身一模一样的衣服走了出来。
赛斯觉得有点不太妙。不过我赛斯有没做错什么你说是吧,怎么好像我对不起钟函谷一样的。
这么想着,赛斯嘟起嘴巴双手环胸看着他。。
“噗。”钟函谷嘴角上扬得厉害。“我虽然有点小洁癖吧,但你嘟什么嘴啊,我像是那种一言不合就下杀手的人吗。”
“为什么你的语句里会有下杀手这样的危险词汇啊~老钟你这样好吗?”赛斯立马痞痞地笑起来。
“咳咳,经过我慎重的考虑……好吧不慎重你别瞪我。我觉得,只要我还代表教廷和中央庭交涉,住在哪里……都说了别盯着我。啊啊别废话了反正我就在这儿安家了。”赛斯比了个剪刀手。但被钟函谷盯得有点发憷。
这么大个玩具不要白不要啊喂,多有意思啊是吧。
等等这真的是你留在这里的理由吗赛斯太随意了吧你。
算了算了我不就这么个人嘛。
钟函谷像是料到了似的,斜靠着墙壁抬手指了指刚刚自己走出来的屋子。
“那里归你了。先把你乱糟糟的头发处理一下吧。”
“你绝对有洁癖,我不就睡了一次嘛这屋子你就不要了啊。”说着把消失了一会儿的钥匙掏了出来。“”还是说你这么讨厌我?
是后门钥匙……后门真的太隐蔽了,赛斯找了一晚上才找到了后门。
无疑问,前门全是这术士布的结界阵法。
【次日】
赛斯太闲了,于是在万葬亭门口解阵法。
差点糊了。
这日子真是不平和啊……
呸。
 




【钟赛】如果赛斯“跳槽”到万葬亭

拒绝ky ✔
ooc ✔
文笔垃圾轻喷 ✔
(6) 
这几天的赛斯一直很安分,至少从外表上看来。
不过与此同时的钟函谷可就不是这样了。忙碌的无法有闲暇歇息。
古街的清明节啊……真是太讨厌了。钟函谷这么想着,但也没有消极。夜里的游魂比以往多了几倍,也正是他所忙的缘由。虽说也没什么危害吧。但总有几户平凡人家要找他。
以至于瓶子怪都有点不够用了。
钟函谷现在就是昼夜颠倒。
清明节,必然不会少了祭扫。
他要祭的人不多。
这么多年来,真正与他交心的朋友,不多。
似乎,现在正是繁华的时代吧。钟函谷这么想着,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现在是凌晨四点,今天的事终于都结束了。在那户人家的千恩万谢中,钟函谷回到了万葬亭。
靠在椅子上疲惫的合眼。而思绪不会因为疲劳而停下。
小时候的事情都记不大清了。所以也怪不得人记不住啊。
放宽心。
他对自己说。
还会这么忙好几天,平时不怎么休息的钟函谷真的感到了疲惫。实际上他完全想撂担子走人,但是他要是走了,一定会被雯梓一通指着鼻子骂。这么一想还是算了。
赛斯这几天都在做什么呢···
好好工作?
罢了。
也许真的累了,这四个小时睡得很沉。沉到有人走进来给他披上外套再走出去都没有发现。
为什么睡在大厅呢。真是大意啊。赛斯颇为得意地拿着手上摸来的钥匙。这次算是我赢了对吧。
虽然这只是在赛斯单方面意识里的对决。赢过这只老狐狸而不是又被他莫名其妙的言论搞得一愣一愣的。让他莫名很有成就感。
钟函谷醒来是九点了。
睁开眼便看到身上多出的外套。
噗。
“你在啊。”钟函谷把身上外套掀开,很随意地看了他一眼。
“诶~~没有震惊吗?”本来想吓一下钟函谷而蹲在椅子后面的赛斯哗的一下跳了起来。
钟函谷看了一眼顶着一头乱毛的赛斯不禁失笑。“你不是说你是什么都做得到的小叮当吗?现在反而说要我震惊咯?”
赛斯对钟函谷的镇定持保守态度。毕竟见惯了尸体的人嘛,胆子大也是正常。“切,没意思。别的我不管,这钥匙归我了哦。”
“好。”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答应了。钟函谷面色自然,什么也看不出来。什么嘛。
“喂,我今天可无聊得很啊。有的是时间考虑你上次说得……”“讲讲利害关系?”赛斯就算谈到这种不算正事的正事也是笑嘻嘻的。
钟函谷没有理睬他,而是径直走向远处的厨房拿了一小坛酒。
酒香四溢。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清明节扫墓扫了两天去展子去了一天终于把文写出来了!
sad

【钟赛】如果赛斯“跳槽”到万葬亭

拒绝ky ✔
ooc ✔
文笔垃圾轻喷 ✔
(5)
老板居然发脾气了,今天真是特殊的日子。
瓶子怪们聚在一起小声bb“我们错了错了aw。”
“卖萌可耻对我没用啊……我把他带回来只是顺手,随随便便就扔我床上?做事前和我说一声听见了吗。”钟函谷比起平常激动了一点。点。
躺床上的赛斯倒也没什么太大反应,毕竟也不是没有喝醉酒被华仔他们拖回办公室睡觉的经历。
生气的反倒是钟函谷。
可能没什么人知道,钟函谷很少睡床,基本就随便靠着睡睡就得了,所以挺不喜欢有人碰他床的。毕竟……已经是一个类似棺材的地方了,他又不好赶人,只能冷着脸训瓶子怪们。
赛斯随便把床铺了一下。不过。其实也算不上铺真的依然很乱。然后走出去看到了正在发飙的钟函谷。
……?赛斯愣了一下。钟函谷面色复杂的看着几个短头发的小孩子扶着额头训斥。
哇塞,这是不是钟函谷他儿子啊。
这是赛斯的第一想法,当然,挺荒唐。
“额……等一下。”赛斯看自己被无视了一会儿,忍不住开口。
闻言钟函谷瞥了他一眼。“赶快走吧,我不准备多收留一个。”
赛斯却是有点死皮赖脸一点也不像想走的样子。“这么说他们都是你收留的咯?”
“其实那是瓶子怪。我可不会做收留这种赔本买卖。”钟函谷皱了皱眉头。
……赛斯就没回他话了。往前走两步抬手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熟练的揉几个小正太的毛。“以后别瞎搞事啊,不然会很惨的。至少别当着人家面嘛。”
瓶子怪们面面相觑。钟老板已经絮絮叨叨讲了一早上了。他们也深刻的明白了做坏事要在背后这个歪理。不过现在老板感觉气焰都消了不少,他很少会在外人面前失礼。
钟函谷又挂上了一贯的笑容,看来已经调整好情绪了。
“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吗?晏华说今天不是休息日。”
赛斯看着他,心中一阵无语,一言不发地拿起被瓶子怪们扔在一边的外套。怎么老拿上班说事啊……好吧他败了。
钟函谷已经不去理吵吵嚷嚷的瓶子怪了,颇为满意地看着赛斯。
“要不来万葬亭吧,我最近缺人手,至于待遇肯定比你在中央庭好。”
?赛斯刚被吓着准备走又被说的一愣。“……你可能缺人手啊。你又不做什么累活。不说了我先走了以后考虑吧。”然后看似着急实则慢悠悠地离开了。
“啧啧。”钟函谷自言自语的笑着伸了个懒腰,“……不过也已经差不多了,去联系一下中央庭吧。”
时候未到,可不能瞎搞。这些瓶子怪啊,害得以前的计划都要推翻重来了啊。彻底恢复正常的钟函谷拿起酒杯不急不慢的抿了一口酒。
毕竟也就是生气在这里而

【钟赛】如果赛斯“跳槽”到万葬亭

拒绝ky ✔
ooc ✔
文笔垃圾轻喷 ✔
(4)
钟函谷是接到指挥使电话来的。现在心情有点复杂。他比指挥使来的倒是早一点。
毕竟第一眼看到的是烂醉的中央庭指挥使希罗。
赛斯半坐靠在店门口,愣是没人管,看来平常也会有这样的人。
脚步声急促传来,一个少年飞奔而来。钟函谷自认绝对跑不过。
老了。
“啊,是指挥使阁下啊。”钟函谷随意看了一眼他。
指挥使被叫到,也是愣一下,略一抬头便看见了钟函谷。“啊……钟老板。我现在有点事儿。”指挥使哀愁地看了一眼比自己高了不少的希罗。“我得把前辈拖回去。”
“这个我救不了你。”钟函谷无奈笑笑。随手召来几个瓶子怪让他们帮忙推着赛斯,一点点往古街方向挪动。
“啊,好吧。”指挥使暗自叹息一下,认命一样拉起希罗。“等一等,钟老板,你要带他回万葬亭……吗?”
“嗯。”钟函谷朝指挥使笑了笑,虽然并不怎么看得清。
指挥使也就不准备管这闲事儿了,毕竟自己就够忙了。
推推搡搡地瓶子怪们总算是把赛斯拽到了门口。
“大人大人怎么搞啊,扔哪儿啊。”瓶子怪们七嘴八舌,磨磨唧唧,地蹲在万葬亭门口。
钟函谷沉思了一下。
钟函谷犹豫了一下。
钟函谷决定了一下。
“啊。别扔棺材里就行,最好放客厅吧。”
这是个哪门子的决定。瓶子怪们小声嘀咕。然后开始了激烈的辩论!
然后赛斯就被这群光有腿毛没有脑子(不)的瓶子怪拖到了钟函谷卧室床上。
天知道赛斯喝了什么玩意儿的烈酒,睡的这么死
反正大人不常睡觉。它们想。
还真被瞎猫碰上死耗子了,今天钟函谷真没打算睡觉。
钟函谷不是第一回不睡觉了,已经很久没睡觉了才对。
晚上总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不过今天,钟函谷只是随便在古街里转了几圈。晚上这里挺安静的,没多少人,到了后半夜更是如此。
赛斯怎么就突然跑去喝酒了,虽然平时他也没少喝,但着实有些突然。
有问题。钟函谷想。
不过不知道是什么事,商人的直觉又不是占卜术。
回去坐坐吧,外面真冷。
钟函谷回到万葬亭就看到了一地倒的瓶子怪。
……不管了,椅子上靠一会儿吧。